這篇文章是2005/05/07中國時報副刊裡頭的文章,我十分喜歡。
作者:息壤

等待相親的男人像植物,界門綱目科屬種,樣樣不同,而我曾經跟幾株有趣的植物相親過......

        很多人還是免不了按圖操表地,讓家族裡的女性長輩去編導一齣看似豐富有趣的視覺旅行,把三十歲女人們敷臉做SPA的時間拿來吃相親飯,也一併把他們努力瘦掉的大腿脂肪包到自己的肚腩,摺疊,收好,彷彿要過冬幾十年似的,囤積足夠的安全存糧。

        等待相親的男人像植物,一株株企盼攀爬附在婚姻籓籬上喘口氣,只要找到一個溫良恭檢讓的園丁,便能不愁吃穿外加病蟲害治療、育種繁殖,落了一地的頭髮也有人幫忙清掃。當然,如果這個園丁恰巧又有幾分姿色的話,那就更完美了!

        你說,哪個相親男人真能成塊堅硬棟梁來讓女人依靠,最多不過只是經記層面罷了!可悲的事,新世紀男人偏偏就只有在機竟方面很前衛,絕對支持太態度出工作,畢竟雙薪生活時在減輕不少沈重壓力,至少當你想穿雙阿瘦皮鞋或是夢想整套蜜絲佛陀保養品時,他不必犧牲自己的皮爾卡登來幫老婆完成夢想。那麼,其他的叫想工作、伺奉公婆、燒飯洗衣、內外灑掃......呢?不好意思,男人們在這些觀念籌長上,不只是最化未完成,根本可以說是民智為開,有爾遇到一兩位,就可以被譽為新好男人,讓街坊鄰居捧上天去了!
        我曾經跟幾株有趣的植物相親過,那是一段十分特殊的旅程。 

☆兔絲花 斯文高尚愛彈琴 

        兔絲花先生帶著一副斯文的金邊眼鏡,唇角永遠掛著上揚三十度角的微笑,有著十隻細長的白皙手指,是各十分幽雅高尚的紳士。
        「如果您不介意的話」是整個用餐夜晚他最拿手的對話,不疾不徐地展現他過人的風度翩翩。
        「你會彈鋼琴吧?」我從他的纖纖玉只做判斷。
        「恩,是我母親親自教導我的。從四歲開始,我就成了她的小學生,她是各很懂得溫柔的好女人,不向其他已婚的婦女那樣俗不可耐,他永遠都是一身搭配合宜的淑女裝扮,講起話來細細柔柔,不曾罵我打我,連我讓同學欺負了一句都心疼得不得了......。」
        我攪動著懸浮在柳橙汁中的冰塊,讓自己跟著他偉大的母親傳頌一起陷溺、纏繞,不知道這樣一位習慣依附、極度崇拜完美母親的兔絲花先生,要如何時能斷離那縷縷簽辦,成長自己的樣態? 

☆鐵樹 體格完美的師奶殺手 
        
        鐵樹先生的身材好到可以到健身房去兼差,濘成為一集的師奶殺手。我叮著他起伏有致的胸肌、肌肌、二塊肌、三角肌瞧,腦中忍不住出現「鐵牛運功散」那個赤裸胸膛下半身穿著紅色燈籠褲的猛男和那罐藥散的造型。     
        「啊妳是在笑什麼蛤?」他總算開了金口,的確很符合廣告中那個鄉土味十足的男主角。
        「沒什麼,你的身材很不錯。」
        「阿以前就長練身體呀!偶阿爸自小漢時叫跟我說,男人要有健康的體魄,才會有幸福的家庭!那個壞人如果雄雄來,不怕自己的老婆小孩被欺負。妳說,四不四啊?」
        「是阿!沒錯,就是給家人安全感嘛!你爸爸說得很對。」
        「阿所以呀,等我們結婚齁,不要那個壩嚇到的表情啦,我是說,如果妳不嫌棄,啊我們以後擊昏的話,沒有人敢對妳不好的啦,這點齁,妳大可以放心,啊還有齁,雖然偶很壯,啊不用擔心什麼家庭暴力啦,偶不打女人的,這樣子齁女人粉可憐,偶心情不好都自己解決,偶都踢狗,偶家那隻狗齁,粉乖,不敢跑也不會咳半聲的!妳如果齁心情不好,也可以踢他喔。」
        希望鐵樹先生可以早日找到一位能夠欣賞他如此真誠性格和有趣特質的女孩,或許,他們的家庭將出滿喜樂,恩,除了踢狗這個小瑕疵之外。

 ☆漂萍 寂寞的畫畫男子 

        一雙深鎖著憂鬱濃眉是浮萍先生最大的特色,還有一館裊裊的白大衛幫他製造苦悶的視覺效果。
        「我想,妳也應該是被家裡逼的吧!」他吸了一口大煙。
        「這年頭,相親找對象?哼!真是落伍到極點。」
        「那你為什麼來呢?」我總覺得他十分適合演一齣臨陣逃脫記。
        「反正飯一定要吃的,有個人聊聊天也是不錯。妳知道嗎?有時後畫畫的人是很寂寞的,大概是平常脾氣古怪,真正的朋友沒幾個......。」
        「你沒交過女朋友嗎?」
        「很久以前的事了,高中一個隔壁般的女孩,沒半年就吹了;大學時候又跟過一個男的,也不到一年。怎麼說呢?就是定不下來。」
        頓時之間,我成為了諮商中心的心理輔導師,被用來治療一名有著強烈漂泊感的三十歲男子,像漂萍一樣明明渴望尋求落腳港灣卻又堅持自己可以享受孤獨的自欺男子。 

☆楊柳 多情的歡樂先生 

        那陣如薄羽輕拂的快樂日子是楊柳先生帶給我的,第一次見面就充滿驚喜與浪漫的細膩安排,晚餐後散步到一半,他就突然爬到路旁的榕樹幹上取下預藏的巧克力花束、後車廂裡還擠滿大大小小紫色的心型小氣球。
        「妳知到為什麼禮物都要藏的嗎?」他促挾的一笑。「如果相親的對象萬一不投機,就可以選擇不拿出來!」
        「然後呢?」
        「一口氣把巧克力都吃光,算是對自己的補償,至於紫色小氣球嘛,可以送去巷口育幼院分給小朋友們,有是帶給別人歡樂呀!」
         楊柳先生就是這樣一個能夠帶給大家生活喜悅的人,只可惜三個月後東風改吹西向,他便佛別人的心去了。我知道有另一個女孩,和我一樣幸運,能夠收到他巧克力花束與心型氣球,但我不知道,下一陣風吹來,將把他的多情,吹到哪一個方向? 

        等待相親的男人像植物,界門綱目科屬種,樣樣不同,我仍繼續等待,屬於我的萬年輕快快到來,用一池澄澈簡單的清泉就能滋養出不凋的摯情,鮮綠一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e 的頭像
cate

cate樂活自在

c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