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轉錄自中國時報副刊

野園裡的柔軟心
◎洗塵

        過去我曾經著迷夜釣、登百岳及野外踏訪,近幾個月則熱中植栽。怎麼熱起來的?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大概是心軟吧,總認為一草一木都是生命,不可糟蹋。
        歲末年終社區大掃除、里民搬家、古厝翻建或樣品屋、展示場拆遷時,總有不少盆景遭棄養,奄奄一息、令人心疼,我都盡可能給予收容安頓。日積月累,屋頂陽台幾乎塞爆。有些木本植物逐漸壯碩龐大,只好為他們另覓安身立命之處,幾番踏勘,偏僻山到盡頭的一片機靈荒地,正好闢為田圭野園,開始隨興移植,除了觀賞植物之外,也試種地瓜、芋頭、香蕉、木瓜、芒果等蔬果。
        如今抗氧化第一的地花業已摘食兩次,小粒芋頭也採收兩三回,木瓜結實纍纍時被颱風颳倒,總算有幾棵芒果拼命上長,幾乎達兩高,卻未見開花結果。
        業餘時,興致一來就獨自荷鋤上野園翻土、除草、剪枝,雖蚊蟲肆虐、汗流浹背,還是心甘情願、樂此不疲。眼見枝葉茂盛、欣欣向榮,感覺自己的生命力也受到莫大鼓舞。
        最近一次巡園,竟發現芒果樹下被私埋一隻亡犬,並留便籤「不知誰家狗兒遭車輾,代為樹葬......」云云,夠仁慈!夠心軟!與我當年求學指南山下,在醉夢溪左岸埋舌的情境一樣淒美,心有嘻嘻,於是稍加美化,讓環境更顯優雅莊嚴。
        說也玄,有給兒魂魄在此,當天也文、毛毛蟲全都銷聲匿跡。種頓完園圃後,忽然同物掩至,暖天急轉冷,薄衫幾乎耐不住風寒,未久春雨瀟瀟而下,似催人歸。
野園有朝曦夕霞、日月星辰相伴,餐風引路、可棲可守,當免再受漂泊之苦,樹兒、狗兒都請安歇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e 的頭像
cate

cate樂活自在

c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